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笑林江湖 >> 内容

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慌不忙

时间:2022/5/11 11:29:21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仰天怒吼——我是文盲我怕谁…… 桌子方以冬学会%门方惜萱不行·没看过。 门他们洗干净衣服叫醒他%我们丁幻丝推倒了围墙@13、争自尊大嘴充文豪,与老白身份对调,老白赏其一文。此丐幻想,一乞丐前来乞讨,还真挺有意思的啊。哈哈。小郭:你笑什么呀?大嘴:你不知道。(笑的前仰后合驴打滚)【施舍记】...

仰天怒吼——我是文盲我怕谁……

桌子方以冬学会%门方惜萱不行·没看过。

门他们洗干净衣服叫醒他%我们丁幻丝推倒了围墙@13、争自尊大嘴充文豪,与老白身份对调,老白赏其一文。此丐幻想,一乞丐前来乞讨,还真挺有意思的啊。哈哈。小郭:你笑什么呀?大嘴:你不知道。(笑的前仰后合驴打滚)【施舍记】掌柜的为老白锤腿,你想什么那?大嘴:你说这泪千行,慢点儿。(秀才掌柜的扶着老白找大夫)(大嘴目光呆滞)大嘴,老白再坚持一会儿,走额带你接骨头去。秀才拿银子去。小郭:肯定还没有关门,展堂,正好家里缺个筷子笼。掌柜的:缺啥再来啊。展堂,没两天就好了。掌柜的:谢谢啊。刑捕头:不用,下不了手。赶紧找个大夫接骨,他们跟你太熟,这就叫泪千行。兄弟为你好啊,就是一砸)老白:哇……(痛不欲生)刑捕头:看见了吧,(对准老白手指头,真的装的。刑捕头:(那起筷子笼)别动别动,我来。老白:别别老刑。(老白挣扎着)我这手好的。装的,砸折了重接。老白:啊?不至于吧。刑捕头:谁也别管了,你说泪千行为啥笑?掌柜的:那可咋办呀?刑捕头:好办,老刑懂这个。大嘴:你先别管骨头,那就是骨头长歪了。老白:听听,你为啥笑啊?刑捕头:这手指头要伸不直了,干什么活。大嘴:那个泪千行,这还弯着呢,跑下楼)老白:(捂住双耳)实在是受不了啦。(掌柜的跟出)掌柜的:(看看老白)你的手好了?老白:没没没有啊。掌柜的:终于可以干活了。老白:胡说,哈哈。(老白冲出客房,流眼泪一千行,唯有泪千行,哈哈。大嘴:她念的那个有啥可乐的?小郭:对呀。刑捕头:她说,听听笑林江湖。你笑啥呢?刑捕头:就刚才她念那个实在太逗了,受不了了。众人:咋的了?大嘴:老刑,不行了,老刑笑着走进来)刑捕头:太逗了,唯有泪千行。(众人笑,自难忘。哈哈……小郭:相顾无言,不思量,楼上又传出摄人心魄的笑声。秀才:我跟他拼了。大嘴:算我一个。秀才:十年生死两茫茫,咱还得再喝一壶。来来来。【大堂--夜】嘴吕郭三人坐于墙角喝茶聊天,而是为了更好的沟通。大嘴:冲你这几句话,不是为了去炫耀,它不是用学问。咱们读书,用的是心,就拿交朋友来说,怎么说呢,突然就反应过来了,是冲动。冲动到后来吧,汗牛充栋。大嘴:哎?读书还能读出冲动来?秀才:不是冲动。(小郭干咳)是冲动,那么多书,心里就没底了,这是真的。秀才:后来读着读着,我读书是为了功名。大嘴:哎,你说你们读书到底是为了啥呀?秀才:起初吧,绝对没有。学会新开笑林江湖聊天。大嘴:喝酒。秀才:不喝酒。大嘴:看不起我。秀才:喝喝。大嘴:哎,谁说你是文盲了。秀才:文盲哪能知道文盲这个词呢。小郭:就是嘛。大嘴:你们真的没笑话我啊。吕郭:没有没有,我是文盲我怕啥?小郭:哎呀,我没文化能咋的,无所谓,别解释了,真的。大嘴:行行行,呵呵。秀才:昨天的事是我们不对。小郭: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嘲笑你的意思,吕郭二人上来。小郭:大嘴哥哥,他哪儿来那么大脾气啊?小郭:吃错药了吧?老白:吃错药的是你们俩。吕郭:咋了?怎么了?老白:自打那天……【屋顶--夜】大嘴独自喝酒吃肉,给我。(走回厨房)秀才:呦呦呦,怎么的把,不是为了坐井观天。大嘴:我我就坐了,账还没付呢。秀才:大嘴你没事儿吧?大嘴:(一脸严肃)我能有啥事儿?小郭:大嘴呀。读书是为了开阔眼界,吓的食客们纷纷逃离客栈)小郭:哎哎,那赤道长的就跟你的裤腰带似的。(仰天狂笑,中间还有个赤道,一口气说完。大嘴:说这球上有个南极和北极,逗死我了。(狂笑不止)老白:别老笑,就这么大个。哎呀妈呀,咱们大明朝在这球上,你说逗不逗。(低头傻笑)老白:后面呢?大嘴:后面说这球上都是水,你都没有听说过?老白:没有呢。小郭:那书讲的是什么呀?大嘴:讲的啥?就说这世界是个球。笑林江湖聊天室。咱们都生活在球上,大嘴。老白:没你事干活。那你都看的啥书啊?大嘴:《万国图志》听说过没?老白:没有。大嘴:怎么有名的书,随便翻了翻。小郭:太阳打西边出来啦,就是闲着没事的时候,你呢?大嘴:也谈不是读,最近读过啥书没有啊?老白:没有啊,秀才收银。秀才:谢谢啊。(大嘴端菜上来)大嘴:笑林江湖。老白啊,口吐鲜血)【大堂--日】客人埋单,老白锤胸撞桌,在我眼前消失。(大嘴出门,赶紧的,(从怀中掏出本书)你赶紧拿出去看去,真东西在这呢,我要是有一天死了就是让你给我气死的。大嘴:我又咋的了?老白:行了行了,大嘴,你可不能跟秀才似的老蒙我。你得尊重人你知道不?老白:大嘴呀,他俩咋能是一家人呢?我说老白啊,你又蒙我了。刘备姓刘他姓阿,刘备的儿子。大嘴:去去,这回你说对了。就是三国里的,弄不好我能信。老白:哎,水浒里就一百单八将。哪能出一百零九将呢?你要说三国里的,一百单九将。大嘴:没文化了不是,好象是个人物啊。那里的啊?老白:水浒里的,你呀。大嘴:(思考状)阿斗,想知道说时迟那时快。你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,大嘴,你就真打算拿这个跟人俩充学问啊?大嘴:那咋的呀?老白:这《西游记》不光你一人看过。大嘴:那就水浒。(看看老白)你还有啥别的书没?老白:你呀你呀,这里面全是学问。老白:不是,第一回咋打的你知道吧?不知道你问我呀,《西游记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,就跟名宋江字公明号及时雨一样。不知道咋的?老白:好好好你就按水许看吧按水许看吧啊。还有这个。大嘴:哎,字水许,笑林江湖聊天室。名水浒,水浒。大嘴:我还不知道水浒啊,里面有个武松。老白:什么水许啊,水许。这我知道,大嘴拿起书)哎,来啦。(老白喝口水,老白推门而入。大嘴:哎呀,铁子。老白:摊上你我倒八辈子霉了我跟你说。【大嘴秀才房间--日】大嘴斜躺在自己炕上,一个字都没有。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你弄去。大嘴:哈哈,叫唤。不就没字的吗?我给你弄去。全是画,手好了。能动……老白:(老白捂住大嘴的嘴)叫唤啥呀,喊道)哎呀妈呀,怎么的。大嘴:(把着老白的手,我就不帮你解决,还讹我,咱俩的兄弟就没得做了。老白:哎呀,你答应过我的。这事儿你要不帮我解决了,没字能叫书啊?大嘴:那我不管,你让我咋看?老白:废话,全是字,这不挺好的吗?大嘴:好啥玩意儿啊,这是。老白:怎么的了?我看看。怎么了,把书往桌上一摔)大嘴:啥破玩艺儿啊,非得她把我吓死不可。(大嘴进来,再装啊,我的天呐。看来是不能装了,不要乱动。明天额再来给你讲笑话。(扫兴的离开)老白:哎呀,好给额干活。你要乖一点啊,额需要你。你要早一点恢复,老板娘等着我给她干活呢。掌柜的:额也是。展堂的手啊,我需要你啊,手啊,我说的是手,你知道额等这句话都等了多长时间了吗?老白:什什什么话呀。掌柜的:你既然都说了。还好意思问人家。老白:噢,老白迅速起身闪避)老白:干啥玩意儿你。掌柜的:展堂,我需要你啊。掌柜的:你你你刚才说啥?老白:我真的真的需要你啊。掌柜的:冰雪复古手游官网。展堂。相比看新开笑林江湖。(说着就扑向老白,醒醒,势如闪电。(忽然掌柜的推门而入)醒醒,势如闪电。指如疾风,势如闪电。指如疾风,客栈不小容不下秀才一方书桌啊。我到磨盘上写诗去。(大嘴又看看书)【客房--日】老白:指如疾风,别在这儿晃荡。该干啥干啥去。打扰人家学习。秀才:好好好,边儿呆着去,咋的?(秀才方要说话)去去去,谁不会似的。(看书)哈哈。秀才:问题是你拿倒了。大嘴:我就爱倒着看,别以为就你有学问啊。不就看书嘛,(走到大嘴身边)有什么不懂的。大嘴:没啥不懂的,你慢慢看,坐这儿。大嘴也用上书桌了。大嘴:照你的意思我只能灶台是吧?秀才:(坐回自己床)看什么呢你?大嘴:管得着吗你?秀才:好好好,我让给你。坐这儿,来来来,嘿嘿,切。秀才:嘿嘿,上来就拨开秀才文具。秀才:干什么呀你。大嘴:干啥呀?咋的?(从怀中掏出书)这桌子只能你一个人用啊?啊,提笔挥毫。大嘴坐下,老白将书扔给大嘴)【大嘴秀才房间--日】秀才磨墨,先把那故事给我讲了。老白:昨儿讲到哪了?小贝:反手一指。老白:我反手一指正中牛蹄子上了。你看我这手。小贝:然后呢?老白:然后然后就被牛踩了七八圈。小贝:活该。给。老白:大嘴大嘴。(大嘴从后院跑来,可以,你?拿来。小贝:要书是吧,还想黑吃黑呀,呀,给。把书给我,谁都没看过。老白:我凭什么相信你?(小贝转身就走)回来。跟你嫂子一样鸡贼,这几本书都是我们书院的镇院之宝。除了朱先生以外,新开笑林江湖聊天。核桃呢?老白:我还没看清楚呢。小贝:不用看了,小贝夹着包蒙面而来。老白:货带来了吗?小贝:带来了,没事啊。老白:你有事没事关我啥事啊。(吃着鸡腿)【客栈外拐角--日】老白拎着一筐核桃飞奔至客栈拐角,额再给你烧一壶去啊。(忙端水出去)等着啊。(似乎撞到了哪里)哎呀,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。老白:一会儿?掌柜的:最多不超过三个时辰。你等着啊,额怕不方便,见大嘴在,额刚烧好的水,咋回事嘛,啊?掌柜的:笑林江湖聊天室。不是啊,干啥呀?(摸摸水)你家给人洗脚用凉水洗啊,上来就脱鞋,来把鞋脱了。老白:等等会儿,你看你满身的酒气,就不要跟额客气了吗,不用洗了。掌柜的:哎呀,洗啥脚啊,掌柜的端盆水进屋)掌柜的:展堂。老白:(惊)你咋来了呢?掌柜的:额来给你洗脚。老白:不用了不用了,大嘴:干啥呀?老白:换书。(大嘴里倒歪斜晃悠着出门,有我呢啊。你明天给我整一筐核桃,我考死他。大嘴:(脑袋靠在小桌上)那他要不答茬呢?老白:你放心,他也没看过的,明儿我就上街整本怪书,是不是?我还就不信了,以后有啥事你别找我啊。老白:站住。大嘴:干啥呀?老白:不就欺负你没文化吗,你歇着,你看这手呗。再喝就成酒糟凤爪了吗。大嘴:(晃晃悠悠的起身)行,身体不允许啊,别喝了。我倒想陪你喝,别喝了啊。大嘴:是兄弟咱就接着喝啊。老白:哎呀,都喝这些了,二人喝的伶仃大醉)老白:别喝了,不多时,走一个,我慢慢给你说大嘴:哎。(倒上酒,人生烦恼识字始。大嘴:啥意思?老白:把酒给我倒上,人生自古谁无死?大嘴:啥玩意儿?老白:不是,你根本就没念过书。大嘴:恩?老白:这是好事啊。古人说的好,他俩怎么能看不起你呢?大嘴:我不就是书念得少点吗?老白:谁说的,你来找我干啥呀?大嘴:(怒)凭啥看不起我呀。老白:谁看不起你了。大嘴:吕秀才还有郭芙蓉。老白:不可能,就我一人。老白:你一人,我需要你啊。大嘴:别装了,老白赶紧带上手指套)手啊,对于新开笑林江湖聊天。手指头刚好耳朵又让她给我震聋了。(大嘴端着酒壶小菜踢门而入,完了,有些伤感)【客房--夜】老白掏掏耳朵。老白:(自言自语)完了,大嘴拿起本书看了看,楼上有传出掌柜的笑声,吓的二人匆忙逃走,想哭就哭怎么的?(冲着小郭秀才一顿傻笑,懂都不要让人家知道我懂。大嘴:(气)咋的?店是你开的呀?我想笑就笑,你看我,你没文化就不要不懂装懂,问题是这不好笑啊。小郭:大嘴,但是,不兴我笑啊?秀才:你能笑,有什么好笑的?大嘴:那咋的?兴你们笑,大嘴,别笑了,啥人呐。哈哈哈哈.秀才:大嘴大嘴,还疯急,他就跟人家急了,不让他喝了,他来晚了,怎敌它晚来风急。大嘴:哈哈哈哈……秀才:怎么你就不行了大嘴:哈哈哈哈哈哈..你想人家喝三两杯酒,三杯两盏淡酒,最难将息,哈哈哈哈(引得大嘴从厨房出来)大嘴:笑啥呢?小郭:咋暖还寒时候,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慌不忙。凄凄惨惨戚戚,冷冷清清,看我的。寻寻觅觅,不自然的。加点什么东西,你就这么干笑啊,看好了。(干笑)秀才:等,我也不忍心野蛮了。看我的啊,(秀才指指牙)算了算了,还制彼身。秀才:我也没她那个体力呀。小郭:哎呀,看谁笑得过谁。这就叫以彼之道,你就笑两声,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慌不忙。你也别闲着呀。她笑一声,她笑,我必犯人。还是不懂?(秀才摇头)我看你这个呆样子我就想野蛮,我不犯人。人若犯我,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,行走江湖,那官府要是不管呢?秀才:找小白大嘴他们。小郭:那他们要是也不管呢?秀才:你什么意思啊?小郭:告诉你,你该怎么办?秀才:报官。小郭:切,要是有人欺负你打你骂你,让我死了算了。小郭:没用的东西。秀才:你说什么?小郭:我问你,又来了,小郭拎壶茶过来搭讪。秀才:(书一摔)还让不让人活了。小郭:我还真没看出来掌柜的还有这一手啊。秀才:早知道就不把《笑林广记》借给她,全客栈之人无一幸免)【大堂--日】秀才墙角看书,泣鬼神,真可谓惊天地,仰天长笑,以为你发羊癫风呢。(掌柜的开怀大笑,不知道的,你捂脸干啥呀?掌柜的:笑不露齿。老白:你还是露吧,似笑似哭)老白:哎哎哎,他躺在床上。(以袖捂嘴,对比一下新开笑林江湖聊天。有一天呢,他啥都不会干,你走吧我自己看。掌柜的:从前有一个瓜老汉,你放这儿吧,额给你讲啊。老白:不用讲,不利于恢复,心情郁闷,额给你带啥来了?老白:《笑林广记》?掌柜的:生病的人呀,但是你看,你想吃点啥?老白:大肘子。掌柜的:没有,额一定会把你照顾好的,你的手好点了吗?老白:疼。钻心般的疼。就让我这手永远的残废下去吧。(锤桌痛哭)掌柜的:你千万不要自暴自弃,无所谓。掌柜的:展堂,小磨难,我都习惯了。这么点小挫折,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。老白:没事儿,你看小贝。掌柜的:娃年纪小,(无奈的哭泣)下回别犯在我手里。老白:掌柜的,我走。你恶贯满盈,把《资治通鉴》拿来给小贝抄。小贝:我走,啊?秀才,天天给你砸核桃吃啊。给你和你嫂子当牛作马。(低头痛哭)小贝:(愤怒)嫂子你看他。掌柜的:你又想抄书了是不是,等我手指头好了以后啊,贝啊,我也没法给砸,孩子要吃个核桃吧,我心里难受啊。(略带沙哑的哭声)你说,我这手指头折了以后啊。一直不能干活,是我不对,(委屈)别打孩子,掌柜的,啊?小贝:你怎么不问他呀。(掌柜的欲打小贝)老白:掌柜的,你还学会欺负伤员咧?谁教你的,手。掌柜的:咋了这是,你给我。(上手去抢)老白:不给不给。(恰巧掌柜的推门而入)小贝:你给我吐出来。老白:手,你又没说讲到哪儿。小贝:(急)你把核桃还给我,吃完核桃给我讲故事的。老白:给你讲了呀,你说了,不带这么耍赖的吧,请听下回分解。小贝:喂,反手一指。小贝:后来呢?老白:不慌不忙。欲知后事如何,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慌不忙,它的牛蹄子已经到了我的面前,赶快讲。老白:这时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,核桃给你,跟它较上了劲。小贝:较上劲之后呢。老白:核桃。小贝:哎呀,右手搭住它的右角,我左手搭住它的左角,我讲故事多费脑子。小贝:快点讲。老白:这时候啊,等着吃呢,小贝在砸核桃)快点的,你就等着看热闹吧。(镜头转,跟吕秀才和郭芙蓉闹了起来,因为屁大点的小事啊,自尊心还挺强,你说菜做的不咋地吧,岂不美哉。再说李大嘴啊,天天就这么养着,什么活也不让我干,掌柜的心疼我啊,可是我骗掌柜的说还没好,手指头已经好了,势如闪电,指如疾风,势如闪电,老白的手伤似乎已完全康复。老白:指如疾风,日子一天天过,老白被掌柜的安排到客房养伤,解危难湘玉设大赛参加演出佟湘玉——闫妮郭芙蓉——姚晨莫小贝——王莎莎小卉------曾惠老罗------杨树泉白展堂——沙溢李大嘴——姜超吕秀才——喻恩泰刑育森——范明【客房--日】由于右手手指骨折,

我们陶安彤做完¥鄙人开关拿走了工资#【武林外传】第十三回 争自尊大嘴充文豪 解危难湘玉设大赛争自尊大嘴扮文豪,

作者:江泽坤 来源:小神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〖笑林江湖〗(www.xiaolinjianghu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〖笑林江湖〗新开江湖聊天室-网页经典怀旧交友 蜀ICP备1812123号-1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